大学,梦起航

写在最前面

开头。这是真正的开头。写什么?怎么写?第一章,第一自然段,第一句话,第一个字,一切都是神圣的,似乎是一个生死存亡的

问题而令人难以选择,令人战战兢兢。

……

现在,平静地坐下来。

于是,顺利地开始了。

———路遥《早晨从中午开始》

一九七五年二、三月间,一个平平常常的日子,细蒙蒙的雨丝夹着一星半点的雪花,正纷纷淋淋地向大地飘洒着。时令已快到惊蛰

,雪当然再不会存留,往往还没等落地,就已经消失得无踪无影了。黄土高原严寒而漫长的冬天看来就要过去,但那真正温暖的春

天还远远地没有到来。

———路遥《平凡的世界》

2334

我不知道它为什么会顺序排列
也不知道它为什么会中间重复
总之

我牢牢的记住了这个数字———一列绿皮车的车次

那是我第一次坐火车

那是我第一次离家那么远

那是我第一次上大学

20080915

不知道什么原因
我对这个时间记忆犹为清晰
所以
也就将它定义为大学开始的时间
其实
实际时间应该是要早于这个时间
但,好像又忘却了

608

一个多么好的数字
0 . 开始
6 . 顺利
8 . 发展

这是我大学第一间寝室号码
在那拥挤的空间里
我开始慢慢习惯9分月重庆那特有的潮热的天气

军训

大学,第一堂课“军训”

大家都有同样的装扮
同样的狼狈———汗流浃背
分不出美女与帅哥
所以
你想提前下手似乎是不可能的

然而,对于第一堂课,我是很惭愧的,出于某种原因,没有参加。
但是,军训场地的氛围还是感受过的。

大一

还算乖巧的我们还算听话,每次上课宽敞的教室多少有点燥热。
至于课程嘛!也就那不痛不痒的《近现代史纲要》、《马哲》等等之类的。

那会儿寝室的电脑寥寥无几。
所以,活动时间还是有的。
社团、协会,偶尔上个课,开个会什么的,还是挺看重的。
至于,后来嘛!呵呵……

那一年,是最难熬的。
语言,饮食,环境,甚至文化。
都需要去习惯。

那时的寝室站在阳台上就能看到高速公路。每次看到呼啸而过的大巴,一种家的思念,油然而生,涌上心头,久久不能平复。

那一年,我很傻。

大二

我们聚集了一帮子“死党”,有个伟大的代号“306”。

最安逸的时光是在熄灯之后的半把个小时里。

我们最高尚的话题是“谈谈中国近五十年的发展”;
最低俗的话题是“关于辣椒皮皮的种种”;

最MAN的话题是“游历金庸武侠的画卷”;
最八卦的话题是“仓老师、凤姐之流的”。

那一年
我微弱的尝试了一下“爱情”的味道,苦涩与美好交织;

那一年
我们换了辅导员。那天,我写道“多好的阳光!突然,换辅导员了。(晴天霹雳) 期待吧!…”;

那一年
我参加了计算机技术与软件专业技术资格(水平)考试———网络工程师(中级)考试。没过,差得很远……

那一年,很复杂。

大三

有了那样一群“死党”的陪伴,时间恍惚,都似乎忘记了大三是怎么开始的。
噢!对了,我们的代号换了“209”,这可以促使一下记忆。

我们继续保持着大二的优良作风,睡前探讨半小时。

紧要的不紧要的,
有关的无关的,
天上的人家的,
过去的将来的。

那一年
我们有一个神奇的老师“从A到Z,二十四个英文字母中……”
我百思不得其解。敢问老师,那两个字母是S和B吗?

那一年
我又一次参加了计算机技术与软件专业技术资格(水平)考试———网络工程师(中级)考试。
不出意料的通过还是让我HI了那么一阵子的。

就这样沉浸在胜利的快乐中,度过了那一年。

那一年,很快乐。

大四

由于某种原因
我差点脱离了我的组织“124”
不过
经过殊死的挣扎,我还是以“无尚的崇高”回归了组织。
再次的“回归”让我的压力更大,更加迷茫。

那时间也是最宅的,一日“两餐”几乎都是由“基友”代劳的。
DOTA,DOTA,依然DOTA。
似乎,也只有在游戏的厮杀中得以解脱,实现忘我。

然而,也不是什么都没做。
但是,现在看来,当时的想法、做法都是那么盲目。

那一年,很短暂。

那一年,很迷茫。

本初

大学目标有四“毕业证,职业资格认证,英语,女友”。
大学时日已尽,目标对半实现,实感惭愧。

如此的只言片语只能是记忆的片段。

有此想法,已有许久。
今日,
突发感想,迫不及待,写下此篇,以励日后。

———— 2012年5月26日于重庆·歇台子

后记

“这第一碗酒,朕要敬给太皇太后孝庄,敬给列祖列宗的在天之灵。朕八岁丧父,九岁丧母,是孝庄太后带着朕,冲破千难险阻,

才有今天的大清盛世!孝庄太后,朕想你啊。”

“还有这第二碗酒,朕要敬给列位臣工,敬给天下子民,敬给今天赴宴的 老同年们!六十年来,是你们辅佐朕,保国平安,你们俯

首农桑,致使大清的百业兴旺。君、臣、民,三者同德呀!没有你们,记着便没有今日的大清。朕在这儿谢谢你们了。”

“这第三碗酒啊,朕要敬给朕的死敌们。鳌拜,吴三桂,嘿!郑经,噶尔丹,噢,还有那个朱三太子。他们都是英雄豪杰啊,他们

造就了朕!他们逼着朕立下了这丰功伟业。朕恨他们,也敬他们。可惜呀,他们都死了,朕寂莫啊!……朕不祝他们死的安宁,祝

他们,来生再世再与朕为敌吧!”

———二月河《康熙王朝》


本博客所有文章除特别声明外,均采用 CC BY-SA 4.0 协议 ,转载请注明出处!